13595205148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律师平时业务繁忙,如果电话没接人听或者繁忙,您可以在线留言,我们会尽快的回复您!

点击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是:遵义专业律师 > 成功案例 > 经典案例 >

颜某碧与匡某鹏、匡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2-04 14:55

  很多客户通过我们的网站来电话咨询遵义企业法律风险防控律师代理的劳动工伤案例,那么今天小编就来讲解下遵义企业法律风险防控律师代理的劳动工伤案例。

  贵州省正安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黔0324民初2534号

  原告:颜某碧,男,汉族,1981年8月25日出生,住贵州省普安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况明应,贵州宇辉律师事务所。

  被告:匡某鹏,男,汉族,1974年8月28日出生,住贵州省普安县。

  被告:匡某,男,汉族,1981年12月1日出生,住贵州省普安县。

  被告:四川省某电力建设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0000754728313J。

  住所地:成都市金牛区高新技术产业园区蜀西路******。

  法定代表人:宋某伦,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某,贵州佳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201023373243775。

  住所地:贵 住所地: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中华南路**中都大厦******

  负责人:韩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某旭,该公司遵义中心支公司人事行政部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某英,该公司遵义中心支公司客户服务部经理。

  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遵义中心支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203030760466384。

  住所地:贵州省遵 住所地: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南京路**城上城综合楼**iv style="margin: 0.5pt 0cm; line-height: 25pt; text-indent: 30pt; font-family: 宋体; font-size: 15pt;"> 负责人:蔡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某丽,该公司合规部职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亮,该公司营运部职工。

  原告颜某碧与被告匡某鹏、匡某、四川省某电力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能公司)、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以下简称阳光保险公司)、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遵义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富德保险公司)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颜某碧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颜某,被告匡某鹏、匡某,被告川能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某,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某旭、马某英,被告富德保险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某丽、刘某亮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颜某碧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2,439.00元、后续医疗费10,000.00元、误工费97,792.00元、护理费16,050.00元、交通费2,0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70、住院伙食补助费4,70000.00元、伤残赔偿金62,518.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3,226.00元、鉴定费1,9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0元,共计227,625.00元;二、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与理由:2017年,被告川能公司承包正安县班××镇××村户表工程安装改造项目,并将该安装项目具体工作转包给被告匡某鹏、匡某。2018年3月,被告匡某鹏联系原告帮忙安装户表,上岗前原告进行了电工进网作业培训,于2018年4月13日经培训取得高压类电工进网作业许可证,并以被告川能公司名义办理了上岗证。2018年5月10日16时许,原告与被告匡某鹏在从事户表安装工作时,因被告未提供足够的安全措施,原告从楼梯上摔下致伤,被告匡某鹏、匡某将原告送往正安县人民医院就诊,经住院治疗于2018年6月26日出院,出院诊断为:左侧股骨粗隆间粉粹性骨折,住院期间,被告匡某鹏护,住院期间其余时间是原告亲属进行护理。被告川能公司垫付了医疗费27,623.72元,其他费用29,430.00元,其垫付的其他费用中有5,000.00元用于工伤鉴定,2,500.00元属于原告工资,1,800.00元属被告阳光保险公司要求在兴义鉴定的鉴定费,被告垫付费用原告方并未主张,不应在赔偿款中扣除。2018年10月24日,被告川能公司委托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之伤进行工伤鉴定,经鉴定原告之伤构成工伤九级伤残,但因时间超期,未进行工伤认定。2019年5月24日,原告之伤经贵州通鉴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十级伤残、护理期150日、营养期150日、后续医疗费9,000.00-10,000.00元。因赔偿事宜双方无法达成一致,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支持诉请。

  被告匡某鹏辩称,我联系原告到正安县班××镇××村安装户表工作属实,2018年5月10日,原告作业时,因梯子太直,原告不慎摔下受伤,我与原告均属被告川能公司职工,对原告的损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匡某辩称,我与该户表安装项目无任何关系,也不是该项目负责人,我只是与该项目的经理李自关系亲戚关系,原告受伤后,因李自关没有钱,我代其支付了一些费用,对原告的损失我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川能公司辩称,原告与被告匡某鹏系我公司劳务人员属实,原告在安装户表时摔伤属实,被告匡某与涉案项目没有关系,该项目经理是李自关。原告受伤后我公司垫付了27,632.72元医疗费及29,430.00元其他费用,其他费用中有2,500.00元系原告工资,6,800.00元系进行鉴定的费用,请求在总赔偿金额中予以扣除。我方不应对原告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理由如下:一、被告川能公司尽到了管理监督责任,原告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原告上岗前我公司组织了电工进网作业培训,原告经培训合格取得许可证并办理了上岗证,另我公司还以会议和现场讲解的方式对作业要求和安全防护进行重申,原告应具备作业要求和防护的能力,原告未按公司要求进行作业,我公司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二、被告川能公司已在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富德保险公司购买了涉案工程团体意外保险,原告受伤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即便被告川能公司需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应当由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富德保险公司承担;三、原告主张的各项赔偿费用过高,其中误工费计算时间应为住院天数47日,因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收入标准,应按居民服务业标准计算,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及营养费、交通费请法院酌情支持,精神抚慰金认可3,000.00元。

  被告阳光保险公司辩称,保险公司更多属于商业性质,相关费用理赔应当按照保险合同约定进行,原告应当提供保险合同、有效身份证件、保险公司认可或者双方认可的医疗机构出具的原告伤残鉴定意见书、被告川能公司与原告的劳动关系证明、安监部门出具的安全事故通报或行政处罚等材料,方能进行理赔。事故发生后,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已向原告赔付了18,624.18元医疗费,该费用包含在被告川能公司向原告垫付的医疗费中,请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被告富德保险公司辩称,本公司一直未接到原告的理赔申请,原告相关费用的理赔应按照保险合同约定进行,若原告的损失确系保险项目施工受伤,也符合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责任,我公司愿意承担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责任;对于医疗费,应按照购买金额30,000.00元,按80%的比例进行赔付,伤残赔偿金应按照伤残等级比例赔付。因投保人被告川能公司在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及本公司均购买了团体工程意外伤害保险,本公司同意与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共同承担保险合同中约定的医疗费补偿保险金。

  本案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含原告提供的上岗证、进网作业许可证各1份、正安县人民医院病历材料1份、保险金领取委托书1份、户口本1份,被告川能公司提供的原告住院病历材料及医疗费票据各1份、保险合同及发票各2份,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本院对证明效力认定如下,原告提供的正安户表工程内部安装协议书1份,因协议书载明的工程任务为“正安县格林镇”,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对其证明效力不予认定;原告提供的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司法鉴定意见书1份,黔西南州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1份,因系原告进行工伤鉴定、保险伤残评定所作的鉴定,与本案原告主张人身伤残鉴定标准不一致,缺乏关联性,本院对其证明效力不予认定;原告提供的贵州通鉴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1份、鉴定费发票1份,系原告对所受之伤按照《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进行的认定及支付鉴定费的事实,符合证据“三性”,本院对其证明效力予以认定;原告提供的医疗发票6份,为原告进行复查的费用支出,符合证据“三性”,本院对其证明效力予以认定;对被告川能公司提供的微信转账明细、转账记录各1份,原告对被告川能公司向其转账29,430.00元的事实无异议,符合证据“三性”,本院对其证明效力予以认定;对被告川能公司提供的保险合同、发票各2份,证明川能公司在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富德保险公司投保的事实,符合证据“三性”,本院对其证明效力予以认定。对被告阳光保险公司、被告富德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合同,与被告川能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合同相印证,本院对其证明效力予以认定。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被告川能公司承包正安县班××镇××村户表安装改造项目工程时,原告颜某碧经被告匡某鹏介绍为其安装户表,被告川能公司对原告进行了电工进网作业培训,原告于2018年4月13日经培训取得高压类电工进网作业许可证,并取得了上岗证。2018年5月10日,原告在班竹镇××村安装户表时从扶梯上摔下致伤,被告匡某鹏将原告送往正安县人民医院进行诊治,经住院治疗47天后出院,出院诊断为:右侧股骨粗隆间粉粹性骨折,出院医嘱载明:1、每月复查DR1次(前3月),每3月复查DR1次(3月后);2、予卧床2-3月,患肢禁止负重3月;3、不适随诊。原告住院期间被告匡某鹏护理9天,其余时间由原告亲属护理。被告川能公司为原告垫付了医疗费27,623.72元,其中18,624.18元通过被告阳光保险公司理赔,另还向原告支付了29,430.00元其他费用,其中包含原告在遵义医学院、兴义进行鉴定的费用6,800.00元、工资2,500.00元,被告川能公司实际已支付原告因事故支出的费用54,553.72元(27,623.72元+29,430.00元-2,500元),2019年5月24日,原告之伤经贵州通鉴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十级伤残、护理期150日、营养期150日、后续医疗费9,000.00-10,000.00元。2019年5月21日,遵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原告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

  另查明,被告川能公司在被告阳光保险公司购买了建设工程团体意外伤害医疗保险责任(保险金额为60,000.00元,赔付比例80%)、意外伤残保险责任(保险金额600,000.00元)、意外身故保险责任(保险金额600,000.00元),保险期间为2018年4月13日至2019年3月31日,在被告富德保险公司购买了团体建筑工程意外伤害医疗保险责任(保险金额为30,000.00元,赔付比例80%)、意外伤残保险责任(保险金额300,000.00元)、意外身故保险责任(保险金额300,000.00元),保险期间为2018年4月13日至2019年4月9日,事故均发生在保险期间内。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原告的各项赔偿请求是否合法、合理,能否得到法律支持;2、本案民事责任如何承担。

  对于争议焦点1,应根据本案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予以认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之规定,原告颜某碧在事故中产生的医疗费27,623.72元、复查费用1,442.46元、后续医疗费10,000.00元,共计39,066.18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住院费等收款凭证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之规定,有正安县人民医院医疗费票据、住院病历,司法鉴定意见、住院病历本院予以认可。原告主张的误工费97,792.0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之规定,原告住院治疗47日,出院医嘱载明“卧床2-3个月,患肢禁止负重3月”,原告误工期应确定为137日为宜,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最近三年的收入状况,其误工费应采用2017年从事居民服务及其他服务业年平均工资标准38,568.00元计算为宜,其误工费为14,476.21元(38,568.00元/年÷365天×137日),原告请求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护理费16,050.0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之规定,根据原告伤情,结合司法鉴定意见书对护理期的鉴定意见,原告护理期应确定为120日为宜,因原告未提供护理人员收入减少的证据,其护理费应参照贵州省2017年度居民服务及其他服务业年平均工资标准38,568.00元计算,其护理费为15,849.86元(38,568.00元/年÷365天×120天),原告请求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交通费2,000.0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之规定,原告未提供证据予以佐证,结合原告到正安县人民医院复查以及去往鉴定机构进行伤残鉴定、领取鉴定报告的实际情况,本院酌情认定1,000.00元,原告请求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4,700.0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原告住院治疗47天,原告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营养费12,000.0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之规定,根据原告伤情,结合司法鉴定意见书对营养期的评定意见,本院酌情支持5,000.00元,原告请求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残疾赔偿金62,518.0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之规定,原告所受之伤被评定为伤残十级,按照2018年贵州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592.00元/年的标准,其残疾赔偿金为63,184.00元(31,592.00元/年×20年×10%),原告请求未超过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13,226.0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之规定,原告请求未超过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在贵州通鉴司法鉴定所鉴定费1,900.00元及其他鉴定费用6,800.00元,共计8,700.00元,系原告因伤鉴定的支出,本院予以认可。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5,000.00元,结合原告的伤残情况,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告所受损失为:医疗费39,066.18元、误工费14,476.21元、护理费12,679.89元、交通费1,0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70、住院伙食补助费4,7000.00元、残疾赔偿金62,518.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3,226.00元,鉴定费8,700.00元,以上共计161,366.28元。

  对于争议焦点2,应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及本案法律关系予以认定。原告为被告川能公司提供户表安装劳务,双方形成劳务合同关系,双方之间的劳务关系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原告在安装户表过程中受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三十五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之规定,被告川能公司在雇佣原告安装户表过程中,应提供必要的安全施工条件和妥善管理义务,对原告的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颜某碧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并在上岗前经过了系统培训取得了电工进网作业许可,在施工过程中应严格按照施工流程进行操作,并尽到安全审慎义务,应对其损害承担相应责任。综合双方的过错程度,由被告川能公司承担80%责任,原告承担20%的责任为宜,即由被告川能公司赔偿原告129,093.02元(161,366.28元×80%),原告自行承担损失32,273.26元(161,366.28元×20%)。因被告川能公司已支付原告54,553.72元费用,该费用应在被告川能公司的赔偿金额中予以扣除,故原告实际应获得赔偿74,539.30元(129,093.02元-54,553.72元)。

  对于被告川能公司应赔偿的款项和为原告垫付的费用,因被告川能公司分别在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富德保险公司购买了建设工程意外伤残保险责任险,且事故均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本法所称保险,是指投保人根据合同约定,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于合同约定的可能发生的事故因其发生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或者当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或者达到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等条件时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商业保险行为。”之规定,原告损失未超过保险额,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富德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保险责任,权利人可向任意一保险公司主张理赔,故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富德保险公司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74,539.30元,赔偿被告川能公司为原告垫付的费用54,553.72元,因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已通过被告川能公司赔付18,624.18元,该费用已在原告的赔偿款中予以扣除,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可在被告川能公司的理赔款中予以扣除。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富德保险公司抗辩应当按照约定比例赔付及不应当赔付误工费等损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之规定,被告阳光保险公司、富德保险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作出了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之规定,本院对其抗辩理由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遵义中心支公司赔偿原告颜某碧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鉴定费共计74,539.30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履行;

  二、由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遵义中心支公司赔偿被告四川省某电力建设有限公司为原告颜某碧垫付的费用54,553.72元(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在赔偿款中扣除已赔付的18,624.18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履行;

  三、驳回原告颜某碧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678.00元,减半收取2,339.00元,由原告颜某碧承担539.00元,被告四川省某电力建设有限公司承担1,80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逾期,本判决则发生法律效力。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权利人可在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审 判 员 牟军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 余坤

  书 记 员 宋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遵义劳动工伤律师服务合同纠纷

遵义专业律师

QQ在线

在线咨询

13595205148

添加微信

微信分享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