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95205148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律师平时业务繁忙,如果电话没接人听或者繁忙,您可以在线留言,我们会尽快的回复您!

点击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是:遵义专业律师 > 成功案例 > 劳动工伤 >

劳动工伤案例判决书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9-12-04 14:54

  很多客户通过我们的网站来电话咨询遵义劳动工伤律师代理的劳动工伤案例,那么今天小编就来讲解下遵义劳动工伤律师代理的劳动工伤案例。

  贵州省凤冈县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9)黔0327行初92号

  原告:贵州银利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筑路“七里香溪”**项目******,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200000630538395。

  法定代表人:苏银才,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况明应,系该公司法律顾问。

  被告:遵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地址:遵义市汇川区广州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520300560919015T。

  法定代表人:王长林,该局局长。

  行政机关出庭负责人:肖永军,正安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伟,贵州钧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安廷元,男,1974年1月25日出生,汉族,重庆市人,住重庆市彭水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光寿,重庆中庸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贵州银利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诉被告遵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第三人安廷元不服工伤认定纠纷一案,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9)黔03行初216号行政裁定书裁定移交本院审理。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贵州银利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称银利通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滕建东、被告遵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遵义市人社局)行政机关出庭负责人肖永军、委托诉讼代理人蒋伟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安廷元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光寿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提出诉讼请求:1.撤销被告遵义市人社局作出于2018年10月29日作出的遵市人社工认字[2018]13-14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及理由:原告与第三人安廷元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2018年10月29日,被告遵义市人社局作出市人社工认字[2018]13-14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安廷元于2017年11月1日下午14时许,在正习高速龙祥庙大桥10号桥墩做钢模盒子时所受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决定认定为工伤。原告认为,工伤认定须以第三人与原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被告在无证据证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情况下,认定第三人受伤系工伤,主要证据不足。因此,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判决。

  被告遵义市人社局辩称: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被告依法享有对本案进行工伤认定的主体资格。被告认定工伤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根据证人证言以及第三人的询问笔录可知,中国建业股份有限公司将其承包的贵州省正安至习水高速公路第二合同段项目即龙祥庙大桥的工程转包给被原告,但原告却将该工程中的钢模板项目分包给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苏银全,原告与苏银全之间存在违法分包。第三人安廷元受雇于苏银全到工地做工,即使原告与第三人安廷元之间不具有劳动关系,因存在违法分包,原告也系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另外,被告做出工伤认定决定的程序合法。2018年8月27日,第三人安廷元向被告提交认定工伤材料,被告依法受理并对其进行了询问,后于2018年9月5日作出《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和《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2018年9月6日,被告通过留置送达的方式将《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送达原告,原告收到该举证通知书后,未提出异议,无正当理由未提交证据材料。为此,被告依法作出遵市人社工认字[2018]13-14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并送达当事人。综上所述,被告的主体资格适格,作出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安廷元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

  被告当庭举出了在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供的下列证据:

  第一组证据:第三人身份证复印件、原告营业执照复印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证人证言及身份证复印件(张小文、王小明、陈庆云)、正安高速二标段桥四队工作时间表复印件、正安高速二标段四队通讯录复印件、贵州省正安至习水高速公路第二合同段项目即桥庙大桥现场照片复印件,拟证明:1.第三人安廷元受雇于苏银全在其承包的贵州省银利通建筑工程公司分包给其名下的贵州省正安至习水高速公路第二合同段项目即龙桥庙大桥做钢模板工作;2.原告系该项目的施工单位;3.第三人及工友张小文、王小明、陈庆云证实了第三人在原告承建的该项目做模板工作的事实;4.苏银才系银利通公司的负责人,其家族兄弟主要负责涉案项目工作。

  第二组证据: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病历、工伤认定申请表、正安县人社局调查笔录、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拟证明第三人安廷元提交的材料符合工伤认定条件,遵义市人社局依法进行了受理,并依职权对相关事宜进行了调查询问,即工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第三组证据: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工伤(不予认定)认定审批表、工伤认定备案表、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回证,拟证明正安县人社局依法履行了送达和告知义务,依法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并对相关手续进行了备案,即工伤认定程序合法。

  经质证,原告认为第一组证据、第二组证据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第三组证据不能证明被告向原告依法履行了送达和告知程序,因此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程序不合法。

  为支持自己的主张,原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证据1.公司营业执照,拟证明公司的诉讼主体资格;

  证据2.认定工伤决定书,拟证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证据不足。

  经质证,被告对原告所提供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第三人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光盘一张,拟证明通过电话查询得知第三人未缴纳工伤、医疗等保险。

  经质证,原告认为第三人提供的证据与本案无关,被告对第三人提供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本院对各方的证据作如下认证:被告提交证据均系其作出涉案行政行为时依法收集,系认定其行政行为合法与否的依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符合来源合法,与本案有关联,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使用。对第三人提交的证据,是否缴纳工伤、医疗等保险,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

  综合本院对各方当事提供的证据进行分析及各方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下列事实:

  2017年11月2第三人安廷元因伤在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治疗,共住院治疗35天,于同年12月7日出院,出院诊断为:1.双侧股骨中下段粉碎性骨折,2.右侧胫骨平台粉碎性骨折,3.右小腿、左足皮肤团组织挫裂伤,4.阴囊挫伤,5.肌红蛋白血症。2018年8月23日,安廷元向遵义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在其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表中陈述“2017年11月4日,安廷元到贵州省银利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龙翔庙大桥项目工地务工,从事模板工作···2017年11月1日下午2点左右,在关右幅10#桥墩模板时,因模板倒塌将双腿压伤···”。2018年9月5日,被告受理安廷元的工伤认定申请,并于当月6日向被告发送《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其提交的送达回证上记载送达方式为“留置”。2018年10月29日,被告作出遵人社工认字[2018]13-14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不服该决定书向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撤销之诉,该院于2019年4月22日以(2019)黔03行初216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将本案移交本院审理。

  另查明,银利通公司于2013年2月25日成立,可从事建筑劳务工程承包、建设劳务分包、土石方工程施工、桥梁工程施工、环保工程施工、建筑架施安装工程施工等建设施工从业范围,经营期限到2023年2月24日。被告庭审中称其留置送达《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的原因为到被告所属涉案项目部送达时,项目部无工作人员。

  本院认为,工伤认定是劳动行政部门依据法律的授权对职工因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是否属于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给予定性的行政确认行为。根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规定,遵义市人社局就本案第三人安廷元发生在本市辖区内的人身损害事故具有认定是否为工伤的法定职责。结合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争执的焦点为:被告遵义市人社局作出的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充分、适用法律是否正确、是否符合法定程序。

  行政机关的行政执法文书一经送达,便会产生相应的法律效力。送达工作能否依法进行,直接关系受送达人合法权益是否得到保护,同时亦是认定行政行为程序合法与否的重要事项。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的规定,本案原告认为第三人安廷元所受之伤不是工伤,负有举证责任,这就要求被告在办理工伤认定案件中,应充分保障原告的举证权利。被告称向原告发送了《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但原告表示未收到,对此,被告负有举证责任。为证明其主张成立,被告提供了“送达回证”证明,该送达回证上记载《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的送达方式为“留置”。经查,被告留置送达的原因为送达时原告涉案项目部办公场所无工作人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留置送达的条件为受送达人拒绝接收文书,即受送达人必然在送达现场。因此,被告在送达地点无原告工作人员在场的情况下适用留置送达,不符合送达的法定形式,不产生送达的法律后果。被告在办理工伤认定案件中,不依法向原告送达法律文书,剥夺了原告的举证及陈述、申辩权,应当认定其行政行为不符合法定程序。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三)违反法定程序的;”之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遵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安廷元作出的遵人社工认字[2018]13-144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由被告遵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的法定期限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本案受理费50元,由遵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该款贵州银利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已预交,遵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应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直接给付贵州银利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逾期本判决则发生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张峰

  人民陪审员  张欣

  人民陪审员  谢兵

  二〇一九年十月三十一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遵义专业律师

QQ在线

在线咨询

13595205148

添加微信

微信分享 扫描添加微信